English|한국어|日本語
中国山东网首页  登录  新闻热线:0531-85876666 在线留言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教育规划纲要实施五周年 职业教育打破天花板效应

2015/12/31 18:53:49   来源:中新网

  他们感知着,纲要从期冀一步步变为暖阳

  “虽然已经退休3年,但对教育还是很关注。那年我反映过农村教师职称问题,现在政策向农村倾斜了,我也评上了副高。”时隔近7年后,记者再一次拨通原甘肃省景泰县中泉乡中泉学区教研员魏烈天的电话时,他的应答仍是那般温暖。

  2009年1月8日,在中国教育报上看到教育规划纲要公开征求意见的公告时,魏烈天十分激动,觉得自己作为一名在边远农村工作30多年的教育工作者,有义务把对农村教育的观察、体验和思考写出来,为教育规划纲要提供一点素材。

  于是,他拿出方格信纸,一写就是60多页,从制约实施素质教育的瓶颈,学生综合素质的培养、评价与招生制度改革,到完善农村教师队伍建设的政策建议,连春节都没顾上休息。

  如今,说起这些年农村教育最大的变化,纲要出台后这5年间的一幕幕仿佛在魏烈天面前一一重现:经费投入多了,办学条件改善了,教师培训受到重视了,贫困学生有资助了,教师待遇提高了,均衡发展也得到了有效落实。

  2003年,因为看到学生在日记本上写下的一封“遗书”而开始研究生命教育的江苏苏州市相城实验中学副校长袁卫星,曾深深苦恼于周遭对教语文的他“不务正业”的指责,直到纲要开始大范围征求意见。

  “针对当时我国生命教育落后于发达国家的现实,我和我们的生命教育团队,通过教育部邮箱,提出了‘国家层面开设生命教育课程’的意见。后来,纲要在‘战略主题’单元,明确提出了‘重视生命教育’的主题。”袁卫星说。

  在教育规划纲要第一轮公开征求意见期间,曾有一个特殊的部门——公开征求意见工作组意见收集组。40名中青年专业人员,24小时不间断地收集、分类整理教育部门户网站留言及电子邮件,接收、整理和回复社会公众来信,并及时报送有关领导和纲要调研组。

  “我们确立的工作原则是全面收集、专业整理、如实反映、及时报送,不让任何一条有价值的意见从我们的手中遗漏。”意见收集组负责人、时任中央教科所副所长的田慧生,曾这样描述当时的工作节奏和工作状态。2009年1月7日,公告发布新闻发布会当天,全组通宵未眠,翌日上午便及时报出第一份长达5万多字的意见摘报。

  时间跨越到2015年。11月26日一早,教育部北楼二层报告厅,距离教育规划纲要实施5周年系列新闻发布会第二场,还有一个小时。西南大学博士生、基础教育研究中心主任助理杨欣与西南大学基础教育研究中心主任宋乃庆,一起紧张地进行最后的数据核对工作。历时8个月,40次易稿,深度参与义务教育第三方评估的经历,让杨欣从一个客观的视角审视这5年来的教育发展变化。

  西南大学评估组依托的三大数据来源之一,是历时4年、900余名师生分赴全国28个省区市的7000多所中小学搜集的实证调查数据。“评估中有很多难忘的细节和重要的发现,譬如大班额问题。2012年开始调研时,义务教育阶段最大班额数为170人左右,但在2015年的抽样中,我们发现,义务教育最大班额数仅为108人,这说明我国义务教育在控制大班额问题上进步明显。”杨欣说,同样对比2010年和2014年义务教育均衡问题的数据,大量数据表明我国义务教育的城乡差距缩小明显,城乡间的部分差距基本消弭,甚至在某些指标上农村超过了城市。

  他们亲历着,纲要从政策一步步走向现实

  “别看教师队伍建设在纲要中只是一部分,但发挥的作用已经显现了,教师准入和退出机制基本建立,特岗教师计划在中西部教师补充方面,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教师的机制性轮岗交流得以实现,今年又从国家层面推出乡村教师支持计划。”教育规划纲要酝酿出台的那个年份,甘肃省教育厅厅长王嘉毅还在西北师范大学当教授,在纲要起草阶段担任教师队伍建设战略专题组副组长的经历,让他深深习得了一种制定规划的科学路径:以问题为导向。

  2008年国庆节前后,因待遇问题产生的川渝教师罢课事件突如其来地占据舆论的视野。“消息出来那天下午,正赶上各个战略专题组讨论,与会的同志一上来就讨论起这个热点事件。”王嘉毅回忆说,当时讨论的焦点就是纲要如何体现、回应教师的强烈呼声。

  从问题导向出发,当时教师队伍战略专题组讨论的核心就是农村教师队伍的短板怎么补。各地征求的意见汇总过来后,分类一梳理,教师待遇问题又是焦点。“如何通过制度设计,给农村教师更多的制度保障,让优秀教师下得去,都是当时讨论比较集中的问题。”王嘉毅笑言,从教学科研岗位到教育行政部门,从纲要起草、实施到中期评估,如今又要跨入“十三五”,找问题、提对策的思路始终陪伴着他一路走来,可见纲要起草那段经历影响深远。

  “2010年纲要颁布时,甘肃学前教育入学率不到30%,现在已经接近80%了,且大多以公办为主。短短5年,只剩下边远地区尚未实现普及。”王嘉毅觉得,从政策到现实的过程中,带着问题意识,问题就会解决得更好。

  今年5月,甘肃省率先出台《甘肃省农村幼儿园基本办园标准(试行)》。为什么给行政村幼儿园定标准?因为老百姓有需求。王嘉毅说,甘肃省累计投入50多亿元,实现了乡镇公办学前教育全覆盖。“今年2000人以上的行政村全覆盖,如果在1000人以上的行政村都建立普惠性幼儿园,就能覆盖60%的行政村。”王嘉毅认为,教育发展中,问题清晰了,下一步就是如何把供给和需求结合起来的问题,“因为从根本上,教育是供需侧”。

  一头连着政策,一头连着民生,纲要制定得好不好,老百姓买不买账,教育行政部门掌门人冷暖自知。

  “国家教育规划纲要制定所采取的模式,特别是广纳民意的做法,对江苏省教育政策制定出台具有重要而深远的借鉴意义。”江苏省教育厅厅长沈健清晰地记得,2010年全国教育工作会议召开后,江苏在全国各省区市中率先印发省级教育规划纲要,当初就着重突出将公众参与贯穿于规划纲要研究制定的全过程。仿照国家教育规划纲要的做法,于2009年开展了“谋划江苏教育事业科学发展,我为纲要建言献策”主题有奖征文活动。

  “在纲要制定过程中,我们坚持以人为本,把促进人的全面发展,办人民满意的教育作为规划纲要的落脚点,着力解决群众最关切、反映最强烈的问题。”沈健说。

  当时江苏老百姓关注的热点大体在5个方面,学前教育问题、义务教育阶段择校问题、全面实施素质教育问题、弱势群体就学问题和拔尖创新人才培养问题。对应到江苏省教育规划纲要的表述中,明确提出到2015年基本普及学前三年教育,2020年全面普及学前三年教育;提出远近结合的思路,大力推进义务教育优质均衡改革发展示范区建设;在全面实施素质教育问题上,列出专章,就全面推进素质教育进行规划,明确政府、学校、家庭和社会各个方面的责任;在弱势群体就学问题上,实施特殊教育发展工程,完善流动就业人口随迁子女受教育的保障机制……

  根据《江苏教育现代化指标体系》,2014年度江苏省教育现代化监测综合得分达71.6分,提前实现2015年目标。2015年全国两会前夕,参与“2015,为中国点赞”活动的4579万网民,对2014年江苏民生最满意行业投票,教育位列15个民生领域第一位。

  “回眸与展望”教育规划纲要实施5周年系列新闻发布会最后一场发布的第三方评估总体报告指出,我国教育总体发展水平进入世界中上行列。沈健认为,这个结论不是凭空得来,而是通过充分的国际比较和数据分析得出的我国教育改革发展“真声音”。

 [1][2]
    编辑:李傲然    责任编辑:胡立荣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

1、凡本网专稿均属于中国山东网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及中国山东网的作者姓名。

2、本网注明“来源:×××(非中国山东网)”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品内容涉及版权和其它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核实确认后尽快处理。

3、因使用中国山东网而导致任何意外、疏忽、合约毁坏、诽谤、版权或知识产权侵犯及其所造成的各种损失等,中国山东网概不负责,亦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4、一切网民在进入中国山东网主页及各层页面时视为已经仔细阅读过《网站声明》并完全同意。

友情链接

主管:山东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37120170004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号:鲁B2-20090023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号:(鲁)字第161号

短消息类服务接入代码使用许可证号:鲁号[2009]00010-B01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510518 鲁ICP备10003652号 鲁公网安备 37010202000536号

Copyright (C) 1996-2016 sdchina.com